当前位置:主页 > X泰生活 >再见香港:《岛屿・浮城》中关于爱与期盼的故事>内容

再见香港:《岛屿・浮城》中关于爱与期盼的故事

2020-06-18 23:09 来源于:shenmy 我要评论(669)

移民热潮背后的真相

2013年香港电台铿锵集的「移民台湾」的专题,掀起了香港的一股讨论热潮。根据统计,2014年香港人移居台湾的人数是2011年的三倍,已达到7500人,但移民的人数,仅微幅上升至每年700人。这耐人寻味的数字背后,所反映的可能不是单纯的移民台湾这幺简单,其后更牵扯着近年来社会状况的变化,造成这一股移居而不移民的现象。

这移居而不移民的现象反映的可能是:第一,香港越来越注重学历和文凭,越来越多的香港年轻人在台湾唸大学,而他们所持有的正是移居证明。第二,香港的创业环境越来越差,导致香港的创业者大举迁移至台湾创业,一圆创业的冒险梦想。第三,由于香港的政治、社会环境恶化,让原本有机会拿台湾身分的港人,先取得了移居的资格以防万一,也为自己的未来多一分保障。无论是哪种可能,可以解析的是,香港正在崩坏中,不论是教育制度、商业交易行为、对政治的信心,都逐渐一点一滴受到侵蚀、瓦解。

再见香港:《岛屿・浮城》中关于爱与期盼的故事

回顾台港两地的发展,台湾做为香港的他者,在七○年代或八○年代都不被港人重视,甚至认为台湾是落后、不文明之地。到了九○年代台湾的民主化浪潮后,更因为立法院与街头层出不穷的打架场景,让港人对于台湾的民主有着很深的怀疑,甚而会回顾自身的民主、法治、清廉作为最骄傲的核心价值。尤其是从港英时期所建立起的:「积极不干预」政策、神话般的公务员团队、「谘询式政治」、「新市镇─公屋─工业」的都市规划方式,为香港的发展打下后时的基础。

然而,在「回归中国」后的水土不服,以及经济发展面临瓶颈,导致香港与中国的关係,在○八年之后随着奥运的结束渐行渐远。甜蜜期已过的两地居民,从奶粉、幼稚园、生活空间的争执,让中港冲突在「反国教」、「光复上水」、「雨伞革命」等接连的街头运动达到高峰。区家麟形容现下的香港:「在窒息的速度中,香港只剩下一群遗民,在车毁人亡前,争取遥远不可及的理想,守护着曾经尝过的美好。」这略显悲观的说法,道尽现今港人对现状的巨大空虚与无力。

一二年更是台港两地的关键,梁振英在小圈子选举下上台,台湾则是以一人一票决定了未来四年的总统。蔡英文在败选感言的「最后一哩路」展现的高度和器度,更是当时候香港年轻人热烈讨论的大事。从观察台湾大选,港人知道,他们离最后一哩路,虽然漫长,却充满希望。两地政治型态的差别,一来一往之间加深了港人对民主台湾的嚮往,那是对香港政治的某种无奈投射,羡慕民主化后的台湾所拥有的权利。

当然,这里所说的「再见」有两个意涵:第一个是告别,这群来到台湾生活的香港人,不管在哪个层面上,或多或少的都告别了香港。告别家人、告别朋友、告别极权政治体制、告别过度的资本主义化社会与贫富不均,扬弃一切的过往,在东渡后的新大陆找寻安身立命的新生活。第二个意涵则是「回望」,频频在异地台湾回望自己的母土,在这样的观看过程里,内心的标準正在比较台港的一切,都是在自我/他者的天秤摆荡,比较两者的优劣。

无论是哪一种「再见」形式,在告别与回望之中,香港人在台湾的故事充满着酸甜苦辣。

难以说尽的「浮城」故事

许宝强在《重写我城的历史故事》述及:「在金融海啸的冲击下,努力把香港装扮成(新)自由主义典範的经济童话,正逐渐破灭;而面对贫富两极化但毫无作为的政府管制,也暴露出所谓和谐社会、有效率的政务官、为成功者立碑等故事的虚幻。在过去的故事于转变中的社会脉络下日渐失去魅力的时代,新的香港故事应该如何诉说?」在叙述香港发展时,通常都会回溯到那遥远年代的纯朴小渔村时代,且自豪当前国际都会城市形象是全球发展的典範。香港人一切的善与勤奋,以狮子山精神为代表,建构起百年的荣耀。

再见香港:《岛屿・浮城》中关于爱与期盼的故事

然而,香港的故事不全然在香港发生。九七前后移民加拿大、英国、澳洲的移居者,或是其后的北漂港人,还是近年来东渡台湾的朋友,为了生活与生存,在告别与回望时也都编织着时代之梦。

李雨梦《岛屿.浮城——15则香港人在台湾的生活札记》,就是在述说着来台做梦的香港人故事。有人因为爱情奋不顾身的移居于这个岛屿;有人因为求学久而久之就爱上这块土地;有人因为想逃离中国的魔爪栖居于此;有人因为想一圆创业梦来台找寻新可能;有人只是因为爱上这里,没有其他理由的待下来了。不同的人述说着不同的故事,这些故事的内容既是香港的,也很台湾。

再见香港:《岛屿・浮城》中关于爱与期盼的故事

翻阅《岛屿.浮城》时可以想见,雨梦在初始接触这议题,整理驳杂的香港移居者资料时,发现这群人来台湾的理由比想像中的複杂,但同时有千百种理由,似乎若隐若现的归结出香港面临的盘根错节的困境。面对种种待爬梳的现况,长期参与社运的雨梦在书写上力求冷静,一个的聆听者的位置,不欲轻易在採访过程将自己置于前台,刻意强调自我意识在故事中的位置。一如袁兆昌〈读后不敢移民台湾〉所说:「习惯畅读杂誌式人访的读者,未必读到作者同时是参与社运的青年——社运文青一般都有个腔,作者似乎没多花气力就甩掉那种腔调,在记者与作者之间寻得新的书写方式。」这里的「社运文青的腔调」或许是指社运人惯有的激情、浪漫笔调,以及写作者布道式书写。但这一些并未在李雨梦的书写里呈现,反倒有更多不断的自我反思,夹杂于受访者的故事,讲自身漂浪在两座岛屿之间的经验。

若概略的将此书的受访者分类,正好可分成四大类型:第一,婚姻;第二,创业;第三,就业;第四,就学,这四种类型构筑出港人来台的四大路径。但不论是何种类型的港人,不同的人与不同的故事,在台湾的生活时同样要面对低薪、教育、交通、与台湾人相处的问题,也因此在故事里呈现多样化的样貌。

我们可以说,这种多样化的样貌,也是身为记者的雨梦所希望在议题上平衡报导,平实呈现香港与台湾社会的优劣,以及港人在台生活的处境。举例来说,雨梦比较了士林夜市的「十三座牛杂」与宁波西街的「黑熊港式食阁」,一个是香港知名的小吃摊在台湾美食一级战区战斗的故事,一个是没有资本的创业青年在街角巷弄讨生活的故事;另外像是A.P.与Canopy两间咖啡厅,正好呈现不同性格的创业家在台的适应与不适应;还有Rain与红眼两个来台求学的年轻人,在学成之后选择留下与离开的不同道路。

如果说这十五则故事每一则都是天上的一颗星星,雨梦尝试在广阔的星辰中将这十五颗星星连结成一个有意义的星座,并赋予其背后故事。换言之,儘管浮城的故事难以言说、难以说尽,但雨梦透过香港人移居台湾的故事,用生活的琐事、点滴带出台港两地的政治、社会、经济问题。

城内的人想出去,城外的人想进来

犹记得在一次雨梦的新书分享会时,台下一位读着的发问令我印象深刻。她问:「香港人疯台湾的移民热潮,有没有可能有一天会让台湾人对香港人产生反感。一如香港人对中国人的态度,将香港人视为蝗虫抢资源,最终出现台港的族群冲突?」这问题透露出民族主义兴起下,国与国、地区与地区之间的疆界,随着资源逐渐不足成为彼此冲突的导火线。

「台湾不是世外桃源,亦非乌托邦」,雨梦以一列行驶向深渊中的列车来形容台港两地更,香港是车头台湾是车尾,在中国的威胁与资本主义的侵蚀,都遇到相同的困境像一对难兄难弟。就在这种为了争取短暂喘息生存空间,大家都想往车尾跑的同时,两个地方的人们似乎忘记,如何相互合作一起停下这一辆失控的列车。

香港移民台湾热潮不应只有港人要关心,台湾人也应该了解这股热潮背后的成因。进一步来说,「今日香港,明日台湾」的口号并非危言耸听,近年来在社运场合看到的标语,似乎揭示着两地逐渐成为命运共体。无论是「台湾人踏在香港的尸体上想着自己的道路」,还是「香港踏在台湾的肩膀上一起前进」,都说明着相互理解、合作才有可能走出困局。香港旅游作家吴蚊蚊在推荐序谈及:「『城内的人想出去,城外的人想进来』,人们娓娓道出故事,并非要比较两地优劣,去争夺谁比谁更好。而是希望在热潮之下,城外的人别过份浪漫化与听信单一口径,一头烟的便冲进城里去。期盼台湾朋友阅读异乡人的二三事,亦能对香港有更多了解。」阅读他人的故事,也是观照自身的方法。也许台港之间不曾有过的城里与城外分别,唯一界分彼此的那道墙,是生活方式的不同,以及对于他方居民的不够认识,所造成的那道难以跨越的界线。

《岛屿.浮城》说的不只是十五则的移居故事,也是这个世代的人们对两地的爱与期盼。

热门阅读
猜你喜欢
图文精选